25日,一男子在醫院走廊貼有禁煙標誌的地方吸煙。
  一男子在教學樓外吸煙。
  數據顯示:僅3%的人能靠意志戒掉
  國務院法制辦24日公佈了衛生計生委起草的《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(送審稿)》,並公開征求意見。這是我國首次擬制定行政法規在全國範圍全面控煙。
  根據該送審稿,所有室內公共場所一律禁止吸煙。同時,以未成年人為主要活動人群的公共場所的室外區域,高等學校的室外教學區域,婦幼保健機構、兒童醫院、婦產醫院的室外區域,體育、健身場館的室外觀眾坐席、賽場區域,公共交通工具的室外等候區域等也全面禁止吸煙。個人在禁止吸煙場所(區域)吸煙的,可處以五十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的罰款(本報昨日11版曾報道)
  自2007年試點戒煙門診至今,我省控煙已近8年。其間出台過《四川省公共場所衛生管理辦法》,從地方法規層面進行控煙。據統計,我省有超過1500萬名“煙民”,其中老煙槍不少,大多人表示難以戒除煙癮。記者對多個公共場所的實地調查結果顯示,全面控煙並不容樂觀:昨日,記者前往成都一家兒童醫院,在30分鐘內就發現28人在公共場所吸煙。
  相關處罰個人在禁止吸煙場所(區域)吸煙的,可處以五十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的罰款
  煙民難控
  兒童醫院:30分鐘內28人吸煙
  2011年,《四川省公共場所衛生管理辦法》實施,明確了九類禁止吸煙的公共場所,個人在禁止吸煙場所吸煙的,由有關部門責令改正,並處以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。辦法出台時,被社會各界評價為四川史上最嚴禁煙令,意在控制煙民數量和二手煙的傷害。事實上,在全國範圍大範圍禁煙之前,四川已有了相關條例,但收效甚微。
  25日下午3點過,在成都一家大型兒童醫院內擠滿了帶孩子來看病的家長。在30分鐘內,醫院室外區域共有28人抽煙,其中不乏帶著小孩的家長。而婦幼保健院(所)、兒童醫院是四川早已全面禁煙的公共場所。
  市民劉先生此次帶著兩歲兒子來看病,記者見到他時,他正一邊吸著煙一邊牽著蹣跚學步的孩子。他說,自己也常在家裡陽臺抽煙,避免影響兒子。對於此次控煙,他表示自己將遵守規定,“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改過來,需要慢慢扭轉觀念。”
  公交站台:30分鐘內9人吸煙
  如果《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(送審稿)》正式實施,公交站台等公共場所也將成為禁煙區域。25日下午1點過,記者在紅星路二段公交站台看到,吸煙的人並不少。據記者粗略統計,在30分鐘內共有9位市民先後在等車區域抽煙。
  50多歲的成都市民金先生已有30多年煙齡,一聽到“公共場所控制吸煙”,他趕緊找旁邊的垃圾桶。他表示,目前很多大型公共場所都禁止吸煙,自己也漸漸適應了。
  金先生還提到了其在香港旅游的經歷,“被髮現在非吸煙區吸煙會被罰400港幣。”金先生笑稱,自己最初非常不習慣,但又覺得一支煙花幾百元非常不值,因此十分剋制,“任何陋習都可以改過來,只要都自覺遵守,就可以逐步改變局面。”
  執法較難:多頭管理人手不足
  《四川省公共場所衛生管理辦法》將公共場所禁止吸煙工作分別交給了不同部門管理,醫院由衛生執法監督部門負責、茶館由文化部門負責、餐飲場所由食藥監局管理、網吧則由公安部門負責。
  對公共場所禁煙難的問題,華西都市報記者昨天對這些主管部門進行了採訪。這些執法部門回應稱:在禁煙執法中大多存在著人手不足,無法做到每次違規都能禁止。
  “例如在醫院,病人違規抽煙的太多了,大多第一時間由醫護人員制止,但只要人一走,不自覺的又開始抽了。每次執法人員都能及時到場制止處罰,這是不現實的。而醫院醫護人員又沒有執法權,口頭警告對很多人沒有用。”成都衛生執法監督部門表示。
  煙癮難戒
  病魔擋不住 得了肺癌繼續抽
  在四川省人民醫院戒煙門診,有這樣一位特殊病人:63歲的李成(化名)吸了三十多年煙,兩年前被診斷患有肺癌。
  “從二十多歲開始,一天一包半,從來沒斷過。”李成說,在一次體檢中被偶然確認為肺癌後,一家人把煙當成了公敵,老婆扔掉了家中所有可以點燃火苗的工具,為了防止他在廚房竈臺上點煙,甚至在廚房上了鎖。
  “人都怕死啊,從40歲開始我就想戒煙,前後戒了至少五十次吧,但都沒戒脫。從確診當天開始,我就一支煙沒抽了。”李成說,通過化療,他體內的癌細胞得到控制,到了去年5月,殘存的癌細胞剩下很少了。
  “我問醫生我還能活好久?他說保持得好的話,活個八九十歲沒問題。這一天就特別高興,回到家門口就買了一包煙。”李成說,由於長時間沒吸煙,第一天復吸甚至還“暈煙”了。隨後,他就再也沒能把煙丟下,一天要抽上半包。雖然沒敢在家抽煙,但紙包不住火,他復吸的消息很快被全家人都知道了,一場家庭戰爭很快爆發了。
  摔煙缸砸電視就擋不住煙癮
  “知道我復吸後,我和家人產生了極大矛盾,去哪裡老伴都要跟著。”李成說,復吸之後他發現,想要再戒煙變得十分困難,在家人嚴密看守下,他時常感到想砸東西,胸口難受,甚至感覺生不如死。
  再次停煙一周後,李成終於爆發了:抄起煙缸砸向電視,又砸爛了家中幾個杯子。“我當時特別難受,覺得自己像個瘋子。老伴都哭了,她告訴我以後再也不管我死活了,要抽就抽吧。”去年,李成在肺癌基本痊愈後又查出了胃癌,這次他開始嘗試藥物戒煙。
  省醫院主任醫師黃江說,在一般人眼中,李成的行為無法理解。身患癌症已走在了生死之間,但仍難把煙戒掉,但這樣情況在其所遇到的病人中並非個例。煙癮是慢性尼古丁依賴症,已被視為一種疾病,病人受到戒斷反應和心理暗示的雙重摺磨。在他們看來,即使冒著死亡的威脅也要吸煙;即使靠藥物控制,長時間對煙形成的心理依賴也很容易讓人復吸,在吸煙人群中,僅靠意志力戒掉的人只有3%。黃江認為,戒煙最好的方式就是控制煙民的數量。
  戒10次沒成功需壓縮吸煙空間
  在《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(送審稿)》出台以後,有一條規定受到了很多高校教師的關註。除室內不能吸煙外,高等學校的室外教學區域也將禁煙。一位有著25年煙齡的法學教授,昨天接受華西都市報記者採訪時說:“其實今天我還仔細看了這個法規,因為我就是煙民。法規本身還是很有意義,但對我抽煙習慣不會有太大影響。”
  這位教授告訴記者,他煙齡長達25年,雖然曾戒煙超過10次,但至今仍是“失敗者”。每個課間,他都會在教學樓中和愛徒們分享香煙,不過一般都會選擇在沒人的犄角旮旯“吞雲吐霧”。
  “公共場所吸煙肯定不對,人總還是要有些契約精神。”在送審稿出台當天,他就和幾個朋友討論過該條例,高等學校的室外教學區域主要是操場等,只要避開這些地方找個沒人的區域吸煙,並不會對生活造成太大影響,“煙民的心態和文化程度、意志力關係都不大,只有靠法律不斷壓縮吸煙者的空間,才能讓僥幸心理被消耗掉。”
  戒煙故事
  公交司機戒煙8年 兩月前終成功
  81路公交車司機陳進,自從8年前入行後,就開始了與煙癮的戰爭。目前,他已成功戒煙兩個月了。
  陳進說,考慮到全車乘客的安全及車內環境,公交車司機不能在車內吸煙,因此,不少司機只能“見縫插針”,趁著發車間隙在休息室里吸吸煙。陳進總結戒煙經驗時說,他一般都在身體出現問題時,比如感冒後,戒煙決心特別大,但過不了多久卻又抽上了。
  兩個月前,陳進決定再次向煙癮“宣戰”。“車上那麼多乘客,雖然能夠控制不抽煙,但如果總想著,還是怕分散註意力,還是戒掉好,從源頭防止。”當心裡有些癢時,他就靠喝濃茶來分散註意力。“公司規定了車上不能吃零食,平時在家的話,就嚼嚼口香糖吃點瓜子。”剛開始時,他每到一站或等紅綠燈時,就會喝一口濃茶。
  因為戒煙,陳進晚睡的習慣也改了。“一個星期可能是瓶頸期,那時候可能出現精神不好的狀況。”為此,他每天提前一個小時睡覺,這也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,“休息好了,對第二天的行車也是有效的保障。”
  陳進煙癮本不是很大,再加上方法得當,這次就破了自身記錄:兩個月不抽煙。“現在看著別人抽煙,也沒太大感覺了。”
  咨詢多治療少 每年接診煙民超千人
  如果靠個人能力難以戒煙,那麼藥物戒煙會不會有效呢?成都市六醫院呼吸科戒煙門診成立於2007年,是成都市首家戒煙門診。
  該醫院呼吸科副主任醫師王瑩說,門診剛“開張”時曾廣受關註,“最開始那年,有上百人來咨詢”。隨後在四川省醫院的戒煙門診,每年咨詢的人數甚至超過千人,想要戒煙的人非常多,但並非每個來咨詢者都會進行治療。戒煙藥物價格較高,很多吸煙者還沒有完全能夠接受。“比如我們用的名為‘暢沛’的藥,一個療程就要2000多元。”王瑩說。
  相對於藥物治療,更多煙民還是選擇通過意志力戒煙,甚至有人為此奮鬥了多年。
  新規不能吸煙地點大面積增加
  目前,《四川省公共場所衛生管理辦法》明確了九類禁止吸煙的公共場所:幼兒園、中小學校、青少年宮;中小學校以外的其他學校室內區域;婦幼保健院(所)、兒童醫院;其他醫療衛生機構的室內區域;圖書館、影劇院、音樂廳、展覽館、美術館、博物館、體育館等室內區域;國家機關提供公共服務的辦事場所室內區域;商場、書店、營業廳等場所室內區域;公共汽車、出租汽車、軌道交通車輛、客渡輪等公共交通工具內;國家規定的其他公共場所。
  《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(送審稿)》規定的禁止吸煙範圍大面積增加,所有室內公共場所一律禁止吸煙。同時,以未成年人為主要活動人群的公共場所的室外區域,高等學校的室外教學區域,婦幼保健機構、兒童醫院、婦產醫院的室外區域,體育、健身場館的室外觀眾坐席、賽場區域,公共交通工具的室外等候區域等也全面禁止吸煙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 崔燃 吳冰清 見習記者張元玲攝影雷遠東吳小川  (原標題:禁煙將有法:靠罰還是靠意志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h42lhksqq 的頭像
lh42lhksqq

廣管局

lh42lhks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