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伯黎
   劉少奇所著《論共產黨員修養》,第一次系統地闡明共產黨員的黨性鍛煉和修養的問題。
   圖為劉少奇穿過的舊襪子。
  “講黨性、求奉獻、淡物欲、輕享受”。長期艱苦的革命鬥爭生涯,鍛造了劉少奇吃苦耐勞的品格。新中國成立後,劉少奇擔任黨和國家的重要領導職務,在人民中享有崇高威望,成為後人學習的典範。
  據劉少奇身邊工作人員回憶,劉少奇最愛穿布衣布鞋。他的一雙舊襪子穿破了,補一補再穿,穿到無法再補了才肯換新的。洗臉毛巾中間破了,他就讓人從中間剪斷,把邊上的兩頭接起來再用。
  劉少奇生前沒有幾件像樣的衣服。有一套禮服是接見外賓或出席重要會議時穿的,回來就脫下疊起來。劉少奇風趣地說:“這是工作服嘛,工作完了,就脫下來嘛。”劉少奇有件襯衣,一穿就是20年,袖口和領子都磨破了。有同志建議他買件新的,他卻說:“換上個領子,補一下袖口,還可以穿嘛,丟掉可惜了!”
  愛抽煙是劉少奇在生活中的特別嗜好。這是他在艱苦、危險的革命戰爭年代養成的習慣。當時,他一天常常要工作10多個小時,遇到緊要關頭,他更是夜以繼日、通宵達旦地工作和思考。為了提高工作效率,他又必須靠著吸煙來提神。
  在西柏坡時,劉少奇每月的津貼費除1元交黨費外,所剩2元全部用來買煙。即便是這樣,他也常常煙荒不斷。那時,煙的供應是有限的,劉少奇又不許工作人員替他多領。有一次,警衛員見劉少奇深夜工作又斷了煙,第二天便到外邊買回一包瓜子,晚飯後放到劉少奇的辦公桌上,想讓他夜間沒煙抽時嗑幾個瓜子,解解煙癮。劉少奇發現後,不但沒有謝他,反而嚴肅地問:“這包瓜子是哪裡弄來的?不要亂花錢,能不花的就不要花,今後再不能這樣了。”
  1958年,在成都開會時,劉少奇帶的煙抽光了,秘書吳振英拿了盒雲煙,讓他抽著試試。劉少奇抽過後覺得不錯。吳振英說:“那就弄一些來。”劉少奇馬上說:“一定要付錢!人家不要錢,我可不要煙。”煙買來了,劉少奇看了發票才放心地抽起來。
  劉少奇對黨員幹部搞特權的行為十分憤怒,他在《如何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》一文中提到:“我參觀了一些工廠,那裡的廠長、總工程師、黨委書記住的是一幢幢的公館,而其他幹部和工人宿舍則是另外一幢房子。甚至廠長、處長、科長的辦公室、宿舍里,幾個檯子、幾個沙發、幾個凳子都有等級……等級制度是一種封建制度,而我們抄襲了封建制度。我看應該廢除。那些生活待遇上要求很高的人我看是很危險的。”
  1959年冬,劉少奇在海南島休假時,當地幹部在他生日那天送來一個帶有“壽”字的大蛋糕。他知道後,生氣地對秘書說:“誰叫你們搞的?趕快拿走!”少奇嚴肅地說:“黨中央早就有決定,政治局的同志不過生日,我舉手同意了的,就要堅決執行,決不能帶頭破壞中央決定。”
  1964年7月,他到濟南搞調研,有一天中午,招待處的同志準備了一桌豐盛的宴席。他對當地負責人說:“你們搞這一桌飯,夠農民吃幾天了,快退回去吧!以後不管哪一級來人,有便飯就行了。”在他的堅持下,服務員把酒席撤了下去。
  當選為國家主席後,劉少奇的一些親戚和本家來到北京,試圖找他幫忙,解決工作與待遇問題。為了徹底杜絕這種現象,劉少奇召開了家庭會議,語重心長地教導親戚和子女們:“國家主席是人民的勤務員。我是國家主席,硬著頭皮給你們辦這些事,也不是辦不成,可是不行啊!我的權力不能亂用,不能拿它為個人謀私利。”
  劉少怡是劉少奇的親姐姐,從小對劉少奇照顧得很周到,感情較深。劉少怡聽說弟弟在京城做了“大官”,就給他寫了一封信,不願在家務農,希望能隨他到城裡去生活。
  劉少奇在給劉少怡的回信中,嚴肅批評了姐姐的錯誤思想,鼓勵他們自食其力:“你們不要來我這裡,因我不能養活你們。你們在鄉下種田吃飯,那就是我的光榮。如果我當了國家主席,你們還在鄉下收租吃飯,或是不勞而獲,那才是我的恥辱。你現在自己提水做飯給別人吃,那就是給了我們以光榮。”
  劉少怡聽從劉少奇的規勸,一直在家鄉務農。劉少奇1961年回鄉調查時,還曾特意去看望了她。  (原標題:劉少奇:一雙舊襪子穿到無法再補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h42lhksqq 的頭像
lh42lhksqq

廣管局

lh42lhks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